严格监管下IPO取消数量激增

admin 2024-04-02 32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监管撤回分红终止现金

对于严格监管下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越来越多的排队企业撤单。

今年以来,IPO终止数量创同期历史新高。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27日,年内共有82起IPO终止审核,其中主动撤回80起,占比超过90%。 与此同时,今年A股成功上市公司仅有26家,同比减少50%。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IPO退出受到多重因素影响。 随着IPO监管日趋严格,一些业务过度依赖单一客户、盈利能力下降的公司选择终止审核,尤其是现场检查比例加大的情况下,在严格检查的监管指导下“清算红利”下,部分企业和中介机构需要再次慎重考虑和调整IPO申请,通过先撤回再完善材料的方式满足最新的IPO监管要求。

取消订单的企业数量大幅增加

2024年以来,IPO队列中已有82家公司终止审核,其中上交所27家、深交所33家、北交所22家。 除2家未通过审核或终止注册的企业外,其余80家企业全部自愿退出,数量多于去年同期。

从时间段来看,仅3月1日至3月27日,就有30家公司主动撤回IPO申请。 此前,1月和2月分别有32家和18家公司自愿撤回IPO申请。 分行业看,计算机通信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取消数量最多,其次是专用设备制造、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医药制造、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立辉表示,公司撤回IPO申请、市场环境变化、监管政策收紧以及公司自身问题等是多种因素造成的。 一方面可能与公司自身财务状况、业务发展等有关,包括业绩下滑、未能满足注册制下的上市要求等,或者申请时的行业定位不准确,撤回是为了改变部门重新申请; 另一方面,监管部门对IPO的审核标准逐步提高,对企业的质量要求更加严格。 一些此前试图“带病上市”的公司已经撤退。

从主动撤回的时间点来看,多数拟上市公司在交易所第一轮、第二轮问询后主动撤回材料。 不少企业在首轮问询后宣布“退出”,比如尝试创业板上市。 思维科技在收到首轮询价后4天就撤单,创下综合登记制实施以来最快撤单记录。

取消订单的公司有一些共同点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撤单的企业都被问到了几个常见问题,包括业绩增长或放缓的原因、毛利率、定位问题、关联交易的必要性、合理性和公平性、公司股权状况等。重要股东。 被冻结、实际控制人过往纠纷等

ipo撤回企业增多_撤销监管_

例如,1月11日,已连续经历四次质询的南林电子申请撤回材料。 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以及募集资金项目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多次受到监管机构质疑,业绩大幅变化是关注重点。 2019年至2021年,南林电子业绩大幅增长。 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6亿元、2.34亿元、3.9亿元; 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89.68万元、1868.2万元、1.07亿元。 2022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8.21%,净利润同比下降159%。 直至第四轮问询,北交所仍对南林电子是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存有疑虑,并要求南林电子综合考虑行业发展状况、市场竞争格局、公司生产经营状况、营收构成等情况、主要原材料成本、期间费用、产品价格变化等因素,将进一步定量分析2023年各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变化的具体原因。

另一个例子是飞鹏生物,它在注册阶段失败,成为今年第一家注册失败的公司。 2022年3月顺利通过注册会的飞鹏生物,自提交注册申请后已等待近两年但仍未获批。 最终,飞鹏生物及保荐机构选择主动撤资,结束了本轮IPO排队之旅。 总体分析表明,外部经营环境的变化对公司业绩影响较大,难以证明自身发展的可持续性和成长性。

部分公司因IPO前意外“清算红利”而撤单。 3月20日,青牛科技及其保荐人向创业板提交撤回IPO申请。 根据相关规定,深交所决定终止青牛科技创业板IPO审核。

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青牛科技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5.21亿元、3.68亿元、3.55亿元,各期末货币资金规模存在一定波动。 2022年,青牛科技实施现金分红1亿元。 “分配股利、利润或偿还利息支付的现金”与各期间现金分红金额存在较大差异。 对此,深交所在首轮问询中要求青牛科技进一步定量分析各期末货币资金余额变动原因,并根据经营情况和经营情况对2022年大额现金分红作出说明。财务状况、现金流和资本需求。 必要性、相关股东收到的股利的实际用途,以及支付股利、利润或付息所支付的现金与现金股利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

3月15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严格控制发行上市准入从源头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试行)》,要求拟上市公司密切关注是否存在IPO前的情况。突击“清算分红”等情况。 、严格防范和查处,实行负面清单管理。

上市门槛将进一步提高

近期,证监会提出多项新股发行监管措施,包括从公司治理、财务数据、分红、定价、募集资金、盈利能力等多方面严格把控拟上市公司申请质量,同时同时强化中介机构的“把关人”职责。 建立常态化滚动现场监管机制,突出交易所审核主体责任。

特别是重申了“申报即负责”、“带病闯关”的严格监管,明确了对“查后退”现象必须追究到底、追究责任的监管态度。分配给个人。 2月9日,证监会公布对斯尔欣的行政处罚决定。 经查,该公司科创板首次上市申请存在财务数据虚假记载、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等问题,涉嫌违规发行欺诈行为。 中国证监会将对此予以严厉处罚。 本案是新证券法实施以来首例发行人主动撤回申请后被证监会查处的欺诈发行案件。

除了保荐IPO项目暂停审核外,部分券商还因保荐项目受到处罚。 例如,1月29日,上交所现场监管发现,海通证券在IPO保荐业务中明显不履行职责,投行质控及内部部门未发现重大项目风险,尽职调查并不审慎。 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对海通证券进行监管谈话,并对相关负责人给予监管警告。

田立辉表示,随着监管的全面加强,未来企业上市门槛将进一步提高,终止审核的企业数量预计将持续上升。 所有市场参与者都必须勤勉尽责,企业必须关注自身的基础设施,包括财务健康和商业模式改进。 可持续性等,确保达到标准后再申请。 中介机构需要提高执业质量和信息披露的可靠性,避免违规行为对声誉造成影响。

请发表您的评论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